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st Apr 2009 | 歷史討論, 自言自語 | (155 Reads)

反思六四之三 究竟誰是『日右』?

Picture

      公元1939年12月13日,古都南京失陷,在短短六個星期之內,日軍在燕子磯、下關、靈谷寺等地,對三十萬手無寸鐵的中國人進行了一場慘不忍睹的大屠殺。雖則史料、圖片、錄像以及見證人士的口述筆記等至今俱在。但是部分日本右翼人士,依然冥頑不靈,對當日所發生的慘劇進行各種形式,在歷史教科書上試圖在文字描述和圖片印刷等方式上,進行否定、美化及篡改當年的侵略,並且認為日本的侵略行為對中國百姓所造成的苦難,根本就是中國政府蔑造出來的(下圖),為將來日本軍國主義東山再起埋下伏線。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正如史達林所說:『歷史是勝利者所寫的。』在關乎各種問題的大是大非上,當然或多或少地為統治者辯護觀點,但亦為或多底少地提到帝王們的黑暗一面,如在《史記.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從攻項籍,屠煮棗。

     

     圍項籍於陳,大破之。屠胡陵。


   

     《三國志.陶謙傳》中載:

    

     太祖征謙,攻拔十餘城,至彭城大戰。謙兵敗走,死者萬數,泗水為之不流。

    

      在《三國志.武帝本紀》中,也有相同的記載:

      

       太祖擊破之,遂攻拔襄賁,所過多所殘戮。

     

       可惜的是,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某部分別有用心的政治組織,為了撈取政治資本,悍然地將當日六四悲劇的部分事績進行蒙蔽、抺殺。在歷史課堂上,每每當他們談到六四問題上完全妄故史實,進行洗腦教育,不能客觀、全面地敘述六四當日所發生的種種歷史事實,往往對於軍方武力鎮壓,列為重點,無限放大,將所有的政治責任,全都推到共黨身上,至於對暴徒對軍人的襲擊,甚至殺害,則禁若寒蟬,有違中國傳統史學家『董狐直筆』的優秀傳統。將六四的事實真相,進行片面灌輸,將六四描述為『一群愛國民眾、學生,為了加快中國的政治改革步伐,走向民主自由,所自行發起的和平示威,可惜的是受到橫蠻無理的中共進行武力鎮壓,最後失敗收場。』藉此為民主派培養大量年輕反共信徒,使追求客觀事實真相的歷史學,徹徹底底地成為政客的婢女。

     

       我真的想問問這些反共人士,你們對歷史的隱瞞,與日本右派對『皇軍』當年在中國燒殺擄掠的血腥行為,進行前所未有的『漂白』有何區別。而且還將中共對六四事件討論的壓制,與日右對南京大屠殺的曲筆相提並論。實質完全是你們『作賊心虛,賊喊提賊』!哪方面將公正的歷史學,完全地為黨及個人利益所服務,哪你們與日右篡改南京大屠殺的行為,你們又有何區別呢?


[1]

把六四和南京大屠殺列為同等事件是部分反建制派和其支持者的做法。在他們的潛台詞裡,他們認為要麼中共就承認六四是屠城,要麼他們就認為南京大屠殺是假的。

當然,這只是手段來逼中共承認六四是屠城。但是,把六四和南京大屠殺綁在一起說卻是混餚視聽的行為。

歷史事件往往需要五十年才能客觀定調,六四距今二十年,很多錯綜複雜的情況還是沒能弄清楚。內地政府固然諱若莫深,民運人士對很多事情也諸多隱瞞,事實的真相仍有待發掘。

南京大屠殺事件卻已是歷史定調了,也有足夠時間沈澱,真相早已是舉世公認(除了日本右翼外)。

Karl
[引用] | 作者 Karl | 26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自古以來,史書就係咁架啦!
有邊個當權者,會容得下將自己的劣行記在史書?除非是民主社會。

Dozy
[引用] | 作者 Dozy | 26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Dozy
Dozy :
自古以來,史書就係咁架啦!有邊個當權者,會容得下將自己的劣行記在史書?除非是民主社會。

可惜現在還不是

風
[引用] | 作者 | 26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Karl
Karl :
把六四和南京大屠殺列為同等事件是部分反建制派和其支持者的做法。在他們的潛台詞裡,他們認為要麼中共就承認六四是屠城,要麼他們就認為南京大屠殺是假的。
當然,這只是手段來逼中共承認六四是屠城。但是,把六四和南京大屠殺綁在一起說卻是混餚視聽的行為。
歷史事件往往需要五十年才能客觀定調,六四距今二十年,很多錯綜複雜的情況還是沒能弄清楚。內地政府固然諱若莫深,民運人士對很多事情也諸多隱瞞,事實的真相仍有...

就是因為他們太過分,所以我先要出聲

風
[引用] | 作者 | 26th Apr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5] 毋忘六四,更不應神化六四

所謂正史,撰寫時諸多限制隱諱,又豈能盡信?
不過,那些隱諱存疑之處,可通過私修史書﹑筆記小說等考察,找出哪裡惹人狐疑。

現在香港關於六四的材料不足,到底是鎮暴還是屠殺,難有定案。可惜的是,少數人以高強度的輿論引導公眾,終日大喊不實口號,當然無助時人了解六四真相,再者,每遇持反對意見者,不是左派網特﹑就是人渣打手的帽子扣來扣去,把討論空間變成公眾便所。

在討論這些富爭議性的事件時,最忌預設立場,但偏偏有人把六四神化,不許質疑,既為嚴肅之學術討論;何故會弄得屠殺﹑屠城﹑「屠街」等字義含混不清?又為什麼能拋出一種「總之oo就是錯」而不顧及事件來龍去脈的論調?更可悲的是那些人當中不少自稱為受過高等教育的文化人。

你質疑學生運動/你認為應從其他因素考慮>>>你就是在放大民運的錯>>>你是在替中共掩飾>>>你反對平反六四>>>$#$$%^^&^*&^@…

以上就是那些人慣壞的思維飛躍路線,果真荒唐至極。趙紫陽軟禁期間錄音自白將要集成出版,不知屆時又會引起什麼樣的「討論」(還是「佈道大會」)?

魔王賽戈
[引用] | 作者 魔王賽戈 | 15th May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